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大班bet手机 >
“黑柿”墨缘

时间:2018-08-24 04:53 来源: 作者: 吴博士 点击:

画家弘云创作的黑柿木绘画,黑白幻化不停,黑柿特有的墨色树状心纹如黑瀑横流,融银汉、凝星云、聚山川,一脉生机无穷造化中。

昔年曾见别来久远

弘云没想到,二十多年前日本正仓院宝物展上的那一次对视,让他心里从此种下“黑柿”两个字。那是一件看上去带有黑色条纹朴实无华的佛具用品,木质表面光滑而润泽,虽不奢华却很典雅,展品的全汉字标签很直白——“黑柿两面厨子”。不同寻常的是,这个用黑柿木制作编号为中仓162号的小木柜竟来自历史久远的大唐盛世。正在东京艺术大学进修的弘云感到好奇,不因为是它在正仓院的藏宝品级,而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非同一般的木头——柜子品相完好,通体布满色如水墨形似线条的纹路,既像染色又像毛笔渲染出来的感觉,看起来格外醒目。

何为黑柿?如今,对于这种因基因异变而形成罕见心纹的野生柿树,弘云已经有了更多了解。黑柿源于柿科柿属,却与已知柿科柿属约200种柿树冠名无关,有时伐树千棵未必能够找出一株,其中的奥秘似乎很简单——黑色、黑点、黑线的形成和变化,来自木中鞣酸和土壤里金属的作用,无法析解亦无法复制。

随着找寻日久,弘云发现如果只为欣赏黑柿古器,正仓院无疑是最好的去处。日本佛教圣地之一的东大寺正仓院,保存着圣武天皇时期与唐朝交往所存的历史见证,其中就有黑柿木器,尚存多少不得而知。

试笔黑柿禅意其中

与在传统宣纸上创作国画完全不同,黑柿所有的树心纹本身就隐约含有可参悟的笔墨境界。初次试笔,弘云选择了绘制蓝羽《吉祥》孔雀,尝试以形象特有的殷实饱满与彩羽的厚实华泽,应和黑柿心纹所形成的自然召唤,从而达到以新创新的艺术新境。完成后的画面上,三株墨色树心纹虚化而成的大树宛若实质化的森木,鼎力撑开一片天地,如果不经点破,即便近看细观,也是色有自然晕染,线有精神力度,点有思想积淀,很难发现此树非彼树亦非画家笔墨造诣。林中孔雀还是古今同颂的吉祥化身,却因黑柿的意境渲染而愈发宁静安详,给人身心一净一化之感。

相木不易制“纸”更难。根据作画需要,旋切出的黑柿木板厚仅毫米,说是木板其实更像加厚的生宣纸,易折易断易碎,不光不滑不白,对于曾经学过专业设计的弘云来说,依然是困难重重,没有先例没有经验,一切都需要他自己想方设法加以克服。他瞪大眼睛盯守在加工机械前,边看边琢磨,不觉间木屑飞满全身,经过各种尝试和改进,包括去脏、脱水、打磨、保色、防缩裂及多种正在准备申请国家专利的新技术,终于如愿得到了第一张树状心纹栩栩如生、底色微黄发白的黑柿画“纸”。

黑柿心纹本身所独具的天然画意与笔墨形象,极易排斥画家的创造性,如果只是结构造型上的简单配合,后期的艺术形象创造则很难保持生命活力。

与以往在宣纸和绢本上创作完全不同,面对裱褙在板上的黑柿“纸”,若要继续保持他在创作上的艺术风格和思想内涵,仅凭构图上的融合与创新远远不够,如何利用绘画新材带来的新变化,取得与宣纸绢本完全一样的笔墨效果,同样是一种创新的变革过程。如其独创的淡彩工笔小写意“水云烟”的造线技法,常见一线之中凝水为云、化墨为烟的同时,以扩大线条本身的生命力和创造力,变化线条的传统走势与单一笔力,使得线有色变,色有线意,笔墨内涵更为丰富。而在黑柿木画的创作上,鉴于墨色中需要固形物质的加入,直接影响到晕染产生的层次变化和笔锋的流畅性,形意上难以出神入化。反复摸索试验后,他选择将经过特殊处理的特种生漆作为墨色的稳定剂之一,完全还原了宣纸和绢本的国画工笔写意神韵。

几年前,《古风今韵 文明互鉴——弘云黑柿木画艺术特别展》在日本京都大相国寺开幕。这次以中日友好为背景的弘云黑柿木画展,也让中日各界观者感受到主办方的用心,即盛唐时期就已修好的中日文化艺术交流借助“黑柿”再谱新章。

论及黑柿木画第一展的历史与现实意义,有评论称,这是一次绘画创新和艺术探索。弘云在木本工笔小写意画上的变法革新,不以自然为自然,不以笔墨为笔墨,着意于对过往历史与生命本色的慎思独想,兼容并蓄,独成一脉。
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